<i id='936zh'><div id='936zh'><ins id='936zh'></ins></div></i>

      <dl id='936zh'></dl>
      <fieldset id='936zh'></fieldset><acronym id='936zh'><em id='936zh'></em><td id='936zh'><div id='936zh'></div></td></acronym><address id='936zh'><big id='936zh'><big id='936zh'></big><legend id='936zh'></legend></big></address>
      <ins id='936zh'></ins>

        <code id='936zh'><strong id='936zh'></strong></code>
      1. <tr id='936zh'><strong id='936zh'></strong><small id='936zh'></small><button id='936zh'></button><li id='936zh'><noscript id='936zh'><big id='936zh'></big><dt id='936zh'></dt></noscript></li></tr><ol id='936zh'><table id='936zh'><blockquote id='936zh'><tbody id='936zh'></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936zh'></u><kbd id='936zh'><kbd id='936zh'></kbd></kbd>
        1. <span id='936zh'></span>

            <i id='936zh'></i>

            關於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 中國醫學科學院專傢組答疑解惑

            • 时间:
            • 浏览:5

              當前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進入較復雜時期  ,1月27日  ,中國醫學科學院特組織中國醫學科學院病原生物學研究所所長金奇  ,中國醫學科學院基礎醫學研究所流行病學與衛生統計學系單廣良  ,中國醫學科學院呼吸病學研究院常務副院長、中日醫院副院長、呼吸中心常務副主任曹彬  ,中國醫學科學院呼吸病學研究院、中日醫院呼吸中心副主任詹慶元等權威專傢 ,就公眾關心的問題進行解答 。

              問:冠狀病毒與新型冠狀病毒的區別是什麼  ?

              金奇:冠狀病毒是自然界廣泛存在的一大類病毒  ,用專業術語來說  ,它屬於套式病毒目、冠狀病毒科、冠狀病毒屬  ,是一類具有囊膜、基因組為線性單股正鏈的RNA病毒 ,可分為α、β、γ、δ四個屬 。在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之前  ,共發現6種可感染人類的冠狀病毒 ,人在感染上述病毒後  ,會表現為從普通感冒到重癥肺部感染等不同臨床癥狀  ,例如我們熟悉的中東呼吸綜合征(MERS)和嚴重急性呼吸綜合征(SARS)  。而隻要是重呼吸道感染類疾病 ,都可以叫SARI ,SARI的全稱是“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infection”  ,中文譯為“嚴重急性呼吸道感染”  。

              如今  ,引發此次疫情的新型冠狀病毒  ,“身份”已被確認  ,它的中文名稱是新型冠狀病毒武漢株01  ,分類學為2019-nCoV  ,屬於冠狀病毒β屬  。該病毒於2020年1月6日被分離出來  。之所以被稱為“新型”冠狀病毒  ,是因為此次武漢發現的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  ,是一種以前尚未在人類中發現的 ,屬於和SARS、MERS不一樣的新分支  。成功確認病毒“身份”  ,為做好疫情防控工作打下瞭重要基礎  。

              根據對既往SARS、MERS等冠狀病毒理化特性的研究得知  ,冠狀病毒包括新型冠狀病毒  ,均對熱敏感 ,56℃30分鐘、乙醚、75%乙醇(酒精)、含氯消毒劑、過氧乙酸和氯仿等脂溶劑  ,均可有效滅活病毒  。但需要強調的是  ,氯己定(洗必泰)不能有效滅活病毒  。

              問:據說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比SARS溫和  ,是真的嗎 ?

              單廣良:當前  ,新型冠狀病毒感染正處於流行期  ,人們對新型冠狀病毒的來源、傳染性、感染的傳播途徑和診療方法等  ,尚處於逐漸發現和不斷認識階段  。僅根據目前觀察到的表面現象  ,簡單地將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與SARS從致死的危害、傳染力和傳播速度作比較  ,還缺乏臨床上系統的、可比的數據支持和充分的流行病學證據  。目前我國正處於新型冠狀病毒感染防控的緊要關頭  ,有關“新型冠狀病毒比SARS病毒溫和”的說法  ,有可能會令人誤解  ,甚至削弱公眾對預防的重視程度  ,更可怕的是  ,還可能造成部分人產生松懈和僥幸心理  。

              我國學者最新發表在《柳葉刀》雜志上對武漢41例2019-nCoV感染病例的研究結果顯示  ,2019-nCoV感染具有與SARS相似的呼吸系統疾病臨床癥狀  ,病死率也不容小視  。因此 ,目前這一正在流行疾病危害的嚴重性必須引起高度重視  。

              問:新型冠狀病毒真的來源於蝙蝠嗎 ?傳染過程中是否存在“中間宿主”  ?

              金奇:越來越多的科學證據提示 ,此次新型冠狀病毒起源於蝙蝠 。但關鍵問題是 ,蝙蝠病毒正常條件下不能直接感染人類  ,可能通過“中間宿主”感染人類 。而現在的問題是 ,“中間宿主”到底是誰  ?有科研論文和社會上的流行說法 ,將“犯罪嫌疑人”指向蛇、豺等動物  ,這些都需要進一步去確證  。實際上 ,“中間宿主”的確定需要嚴謹、公認的科學流程 ,不能輕易得出結論  ,應鼓勵繼續通過各種科學手段開展新型冠狀病毒溯源研究 。

              問:全國確診和疑似病例數增加這麼快  ,是否已經出現瞭“超級傳播者”  ?

              金奇:所謂“超級傳播者”是一個流行病學專業術語  ,一般指具有較強傳染性的感染者 ,比其他患者更容易傳染其他人 ,從而影響疫情的擴散速度及規模等  。目前  ,此次疫情中尚未確認出現“超級傳播者”  。

              需要瞭解的是  ,“超級傳播者”的產生是受多種因素影響的  。首先  ,根據生物進化規律  ,即向有利於物種生存的環境適應性變異  。病毒繁殖嚴格依賴人體細胞提供場所及所需物質 ,所以病毒進化的最終目標  ,一定是增強感染性  ,降低致病性  ,當然  ,不排除在一定時期內發生病毒致病性增強的現象  ,否則細胞全部被病毒殺死  ,病毒自身也就失去瞭生存的基礎 。當病毒在人體內發生變異導致感染性增強 ,那麼這個被感染的人就是一個“超級傳播者” 。而一人感染多人的現象不僅因為出現“超級傳播者”  。感染病毒的個體產生的病毒量大(重癥患者等)、通過咳嗽等方式釋放的病毒多、以易傳播的方式與其他人接觸多(面對面交流等)  ,以及被感染個體與多個其他未被感染的人同處某種相對封閉的環境等  ,都會造成一人引發多人感染的現象  。

              問:新型冠狀病毒在人與人之間傳播的方式有哪些  ?

              曹彬:從目前的情況看 ,95%以上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都與武漢有關  ,例如去過武漢或從武漢來  。從一些聚集性病例的發病關聯次序和醫務人員感染情況判斷  ,人傳人的特征十分明顯  ,且存在一定范圍的社區傳播 。中國研究者對深圳一個出現傢族聚集性病例的傢庭進行瞭分析 ,研究結果顯示  ,從幾個患者身體裡分離的病毒序列幾乎一樣  ,提示為同一個來源  ,確認瞭新型冠狀病毒可以人傳人  。

              通常病毒傳播主要有3種傳播方式  。一是飛沫傳播:通過咳嗽、打噴嚏、說話等產生的飛沫進入易感黏膜表面;二是接觸傳播:在接觸感染者接觸過的東西後觸碰自己的嘴、鼻子或眼睛導致病毒傳播;三是空氣傳播:病原體能在長時間遠距離散播後仍具有傳染性 。對於新型冠狀病毒 ,以上3種傳播途徑的隔離防護措施都要做好  。

              問:如果不幸感染新型冠狀病毒 ,會出現哪些癥狀 ?

              詹慶元:從目前的情況來看  ,通常患者以發熱、乏力、幹咳為主要表現  ,鼻塞、流涕等上呼吸道癥狀少見  。大約半數患者會在一周後出現呼吸困難 ,少部分患者可快速發展為急性呼吸窘迫綜合征、膿毒癥休克、難以糾正的代謝性酸中毒和出凝血功能障礙  。部分重癥及危重癥患者 ,病程中可能是中低熱  ,甚至無明顯發熱  。尤其應引起註意的是  ,部分患者發病時癥狀輕微  ,沒有發熱  。大多數患者預後良好  ,少數患者病情危重  ,甚至死亡 。

              根據今年1月發表在《柳葉刀》上的研究來看  ,患者發病時的常見癥狀為發燒 ,咳嗽和肌痛或疲勞  。全部患者均患有肺炎  ,胸部CT檢查發現異常;並發癥包括急性呼吸窘迫綜合征 ,急性心臟損傷和繼發感染  。值得註意的是  ,武漢當地醫院已發現多個“不典型”病例 。患者不是以呼吸病癥狀前來看病的  ,他們有的出現腹瀉等消化道癥狀  ,有的心慌、頭疼、患結膜炎  ,甚至僅有輕度四肢或腰背部肌肉酸痛  。這類“非典型”患者會是隱性傳染源  ,需要第一時間加以鑒別診斷  ,盡早隔離 。

              問:普通公眾應該怎麼保護自己 ?特別是免疫力低下、有慢性病的易感人群應如何進行防護 ?

              曹彬:新型冠狀病毒已經確定可以人傳人  ,以呼吸道傳播為主  。免疫力低的老人固然要註意防護  ,平時很少生病的年輕人也要做好防護措施  。需要強調的是 ,對於“免疫力強”的人  ,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同樣存在很大威脅 。從目前的情況看  ,72%的感染者是超過40歲的人群  ,男性感染者占64% ,40%的感染者本身還有其他疾病 ,比如糖尿病、高血壓等  。國傢衛健委23日發佈《關於加強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重癥病例醫療救治工作的通知》 ,要求各地高度重視重癥病例醫療救治工作  ,重點關註老年人和有基礎疾病的特殊人群  ,密切觀察病情變化  。

              問:市面上口罩種類這麼多  ,哪種可以用來防新型冠狀病毒  ?

              曹彬:目前市面上的口罩有以下幾種:一是紗佈口罩 ,此類口罩面部密合性差 ,防毒效率低  ,不能作為醫用個人防護用品使用  。二是聚氨酯纖維口罩  ,普遍既沒有飛沫隔離的作用  ,也起不到阻擋霧霾的效果  。三是一次性醫用口罩  ,種類較多  ,如一次性醫用口罩、一次性醫用外科口罩 ,用於醫療機構工作人員的一般防護 ,或在有創操作過程中的飛沫隔離  。公眾註意在選擇時  ,要選擇含有過濾層的醫用口罩  ,才能達到阻擋液體、顆粒過濾等效果  ,尤其推薦使用一次性醫用外科口罩  。四是醫用防護口罩、N95口罩  ,這類口罩能阻止經空氣傳播的直徑≤5μm感染因子或近距離<1m接觸經飛沫傳播的疾病 ,能過濾≥95%的非油性顆粒  。具體包括N95、KN95、DS2D等型號可以選擇  。但要註意  ,醫用防護口罩佩戴方式很重要  ,若佩戴錯誤會影響過濾效果  。

              問:呼吸道病毒傳播時  ,是否隻有N95口罩才管用 ?

              曹彬:以流感這種人群普遍易感的傳染性疾病為例  ,2019年3月  ,美國醫學協會雜志(JAMA)發表瞭文章  ,證實在門診醫護人員中 ,N95與醫用外科口罩在預防流感方面沒有顯著差異  。患流感的兒童如果正確使用口罩 ,其傢庭成員被診斷出這種疾病的可能性降低瞭80% ,而使用的口罩類型之間的差異是微不足道的  。甲型流感病毒與新型冠狀病毒都屬於可經飛沫傳播的RNA病毒 ,我們可遵循美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的推薦 ,即在離患者6英尺(約1.83米)以內的地方戴上口罩  ,將口罩的帶子固定在鼻子、嘴巴和下巴上 。盡量不要再碰口罩  ,直到你取下它;如果你得瞭呼吸道傳染病  ,在接近別人之前要戴上口罩 ,如果你需要去看醫生  ,戴上口罩 ,以保護候診室的其他人;如果呼吸道傳染病在社區蔓延 ,或者你有很高的並發癥風險  ,可以考慮在擁擠的環境中戴口罩  。戴完口罩後  ,把它扔掉  ,然後洗手;永遠不要重復使用口罩  。可見  ,與其使用高級別口罩  ,不如選用普通醫用口罩  ,並嚴格遵循佩戴規則  。佩戴過後的口罩不要隨意丟棄  ,以防引起再次污染  。應折疊好  ,扔到標有“醫療廢物”的醫院垃圾箱 ,或者封閉處理的有害垃圾箱  。此外  ,折疊完口罩記得洗手  ,因為折疊的過程同樣也可能接觸到污染物  。

              (光明日報北京1月27日電光明日報記者田雅婷)

              《光明日報》( 2020年01月28日02版)